当前位置: 093彩票 > 教育 > 正文

如果以此为目 的

  刘再复:我的教育观_教育学_高等教育_教育专区。刘再复:我的教育观 我和李泽厚先生在《告别革命》一书中,曾提出一个观点,说二十世纪是个 语言学的世纪,二十一世纪将是个教育学的世纪。教育学将是二十一世纪和二十 二世纪人文科学和社会科学的中心学科,所谓

  想突破自己的阶层,你想改变自己的命运,假如你是普通人,但你却在反抗“中国式”教育。

  刘再复:我的教育观 我和李泽厚先生在《告别革命》一书中,曾提出一个观点,说二十世纪是个 语言学的世纪,二十一世纪将是个教育学的世纪。教育学将是二十一世纪和二十 二世纪人文科学和社会科学的中心学科,所谓语言学世纪,就是工具的世纪,就 是机器的世纪, 就是人被异化世纪。 所谓教育学的世纪, 就是以人为中心的世纪, 以塑造全面、健康、优秀人性为基本使命的世纪。 现在,全世界的教育共同存在着一个根本问题,便是不知道教育的第一目的 是甚么,李泽厚先生和我则明确地指出,教育的第一目的是孔夫子所说的“学为 人” ,是提高学生的生命质量和灵魂质量,而第二目的才是培养学生的生存技能 (职业技能)。可是现在许多学校都把第一目的和第二目的颠倒过来,把生存技能 变成教育主要目标,把主次先后搞错了,韩愈在〈师说〉里面提到教育有三个功 能,即传道、授业、解惑。现在许多学校忘记了传道(不是形而上之道,而是做 人的基本道理)是教育的第一要义。 我在美国二十年, 发现美国的教育只有两维, 即只有知育和体育两维,没有德育一维,美国人自己辩护说,我们的宗教教育就 是德育, 但我总觉得没有德育是很大的缺陷。 中国的传统教育其好处是具有三维, 即德、 智、 体三维, 可惜, 二十世纪下半叶, 我们用政治意识形态教育取代德育, 则仍然不能解决怎么做人的问题。 我在香港城市大学中国文化中心多次担任客座 教授,听课的多半是理工科大学生,他们觉得学文化与职业技能无关,所以兴趣 不大,我就跟他们说,你们不要在大学里面读了三年四年的书,毕业后走出大学 的校门还不知道人生的根本是甚么。 我从东方到西方,又从西方到东方,发现教育有两个极端,一种是美国的教 1 / 18 育,他们以杜威的教育思想为基石。杜威的教育思想概括地说就是学校如社会, 所以所有的学校都没有大门,非常开放,有驾驶执照就可以到图书馆里借书,课 程相当轻松,基本上是上午上课,下午唱歌打球,这种教育的长处是有利于学生 身心的自由发展,缺点是往往过于放任,缺少严格要求。另一种极端是中国式的 传统教育,强调的是师道尊严,对学生严格要求,甚至是填鸭式的教育。这种教 育的长处是能给学生打下较坚实的知识基础和做人的基本规范, 缺点是往往会压 制学生的自由心性,把人教蠢了。一九四九年之后,主席的教育思想实际 上比较靠近杜威,但是导致了中的教育危机。现在则回复到传统教育 模式,但因为分寸掌握不好,盲目追求数量的优势,盲目追求表面文章,又给老 师和学生造成太大压力,这种倾向也是值得注意。香港的教育恰恰是接受上述两 种类型的短处,问题特别严重。 我个人主张吸收美国教育和中国传统教育的长处,对学生应当有严格要求, 特别注重基本知识(知育)和基本规范(德育)的教育,同时又要注意保护学生的自 由心性发展和身体健康。 我认为学校的基本使命是培育学生的身体的健康和灵魂 的健康,而身体健康和灵魂健康是互动的。 我特别欣赏前辈文学家兼教育家叶圣陶先生的教育思想,他的思想核心,概 括地说,对学生应当施行农业式的教育,而不是工业式的教育。所谓农业式的教 育是自然的、顺序渐进的、潜移默化的方式;所谓工业式的教育是过份人工的、 刻意锻造的、急功近利的方式。我又特别崇敬伟大的教育家蔡元培先生的教育思 想,他在德、智、体等三维教育结构中又增加了美育一维,这一维极为重要,他 可以给学生提高人生的境界。尤其宝贵的是蔡元培先生又是二十世纪最卓越的 2 / 18 “神瑛侍者”(《红楼梦》主人公贾宝玉前世的名字),他超越政治地保护各种人 才,欣赏各种类型的知识美和灵魂美。好的教育者都应当具有蔡元培先生这种兼 容并蓄的 “神瑛侍者” 的人文情怀。 我今天要给铜陵三中的老师和同学们讲述 “文 学艺术中的天才现象” ,就是为了倡导这一种人文情怀。 谢谢铜陵三中的校长、副校长和老师、同学们邀请我来这里作演讲,给了我 一个向大家学习的机会。 二零一零年六月五日 中国贵族精神的命运(提纲) 一问题的提出: “五四”运动的概念错位 “五四”新文化运动作为伟大的启蒙运动,它具有两大发现:一是发现我国 传统文化资源不足以应付现代社会的挑战; 二是发现中国大文化系统中理性文化 与逻辑文化的阙如,必须求教於西方。有这两大发现, “五四”就永远具有历史 合理性,其历史功勋就不可抹煞。但“五四”新文化运动也有很大的失误,就新 文学运动而言,以陈独秀的宣言性的《文学革命论》为标志,当时的文学革命笼 统地提出要推倒贵族文学的口号,并有两个很大的概念错位: 第一, 混淆贵族特权和贵族精神的区别(贵族文学是贵族精神的载体)。 其实, 贵族特权可以推倒,但贵族精神和贵族精神的存在形式——贵族文学则不可以 打倒。 第二,误认为贵族精神的对立项是平民精神,不知贵族精神的真正对立项是 流氓精神、痞子精神与奴才精神。平民中也有贵族精神,例如《红楼梦》里的晴 雯,身为下贱,心比天高, “其为质则金玉不足喻其贵” 。 《红楼梦》本身就是贵 3 / 18 族精神与平民精神的完美融合。 其主人公贾宝玉不仅是在贵族社会处於中心地位 的公子,而且是精神贵族,但他又完全打破世俗社会的等级观念,只认人格的贵 贱,不认地位的尊卑,真诚地崇尚平民阶层中的高贵人格人性,自愿充当丫环、 奴婢、戏子的“侍者”(服务员),他所作的《芙蓉女儿诛》甚至把晴雯这个女奴 当作天使来歌颂。可见,贵族精神与平民精神并不对立,两者的人格是可以相通 的。 上述两个概念错位,对二十世纪中国人的精神产生很大的负面影响。当时的 新文化先驱者具有对底层民众巨大的同情心与慈悲心,但都过於激进,他们没有 充分意识到, 可以推倒贵族特权, 但不可以推倒贵族文学、 贵族文化和贵族精神。 正如一七八九年法国大革命,尽管异常激烈地推翻王权与贵族特权,但至今仍保 留了贵族时代的文学、文化遗产,把最高荣誉勋章命名为骑士勋章。至於对於贵 族特权,我也认为,最好是采取英国式的改革、改良的办法,而不是通过法国式 的暴力推翻的办法。平等观念,其核心精神应是人格平等而非经济平等,企图实 现经济上的平等、平均,可能是永远的乌托邦。 二贵族精神的内核 贵族精神为什么不可以打倒?因为贵族精神是贵族社会中人类共同创造的、 并由历史积淀而成的一种精神传统和优秀文化遗产。 它包含着历史筛选下来的人 类共通的美德、格调、风度、趣味、情操等等。也就是说,贵族精神在历史形成 过程中,最后已成为一种超越贵族门第、贵族血统,甚至超越贵族阶级的一种人 类共同认可的文化精神境界。关於贵族与贵族精神,在欧洲文明史上,从亚里士 多德、但丁到近代的尼采、罗素、托克维尔等,都不断地进行定义。到了十九世 4 / 18 纪末,尼采也许天才地预感到贵族将在二十世纪进一步消失,所以他严格地区分 上等人的道德与下等人的道德,高举起贵族主义的旗帜,公开宣布向非贵族的下 等人开战,非常偏激。但是,他对贵族精神所作的定义至今仍然带有经典性。中 国的贵族制度过早瓦解, 没有形成欧洲那种贵族谱系, 也没有形成贵族骑士传统, 但还是严格地区分富与贵的界线,也有贵族文士对贵族精神作过定义(例如沈约 的《高士赞》)。综合西方(也包括中国)思想家们的界定和贵族本身的历史表现, 贵族精神的核心内涵大约有以下几点: (1)自尊精神:这是尼采在《善恶之彼岸》一书中点破的贵族精神之核。所 谓自尊,就是把荣誉看得至高无上,或者说是视名誉高於生命,大於生命。这是 对於意志和灵魂主权的确认, 即生命不为他者所侵犯, 也不为环境所规定和主宰。 贵族的一种基本行为语言是决斗, 普希金、 莱蒙托夫等卓越诗人均决斗而死。 “决 斗”行为模式的象徵意蕴,是确认有一种比生命更重要、更宝贵的东西,这就是 个人的名誉与尊严。 为了维护这一尊严, 可以不惜鲜血洒於刀剑之下。 基佐在 《欧 洲文明史》一书中说,欧洲贵族走出罗马贵族之后,它的最重要精神特徵是自我 确立,即认定自身的重要性不是来自他人,也不是来自皇上,而是来自自身。自 我确立和持守人生的尊严与骄傲,便是自尊。 (2)原则精神:所谓原则精神就是遵守游戏规则、游戏原则。具有高度自尊 心,同时又必须承认人是相关的,应在尊重自己的时候又尊重他人。维系社会的 共同契约。因此,便需要自律——遵守原则与规则。就决斗而言,双方必须严 格按照规则行事,谁违反规则,谁首先就是失败者。竞赛场中讲“费尔泼赖”这 种公平原则,正是贵族精神的重要表现。贵族时代的战争讲规则,讲“不打不成 5 / 18 列” 、不偷袭、不埋伏等等,都是讲规则。贵族精神的真正对立项所以是流氓精 神, 便是流氓和痞子最不讲原则、 规则。 《水浒传》 中的杨志所碰到的泼皮牛二, 是贵族精神对立的另一极,其特点是耍尽无赖。鲁迅说,凡是无一定理论线索可 寻者,均可以称之为流氓。无一定理论线索可寻,便是没有一定的信念和一定的 原则。作为贵族,最基本的要求,是一定不能越过道德的边界,不仅要守住游戏 的原则,而且要守住心灵的原则。流氓、痞子、泼皮、市侩,其共同点都是丧失 心灵的原则。 (3)低调:贵族除了自尊自律之外,还自明。贵族一般都有较好的学养与修 养,了解历史和世界,也了解自己的位置与局限性。因为知道天高地厚,便不敢 唱高调。 虽然富有, 但不夸大显耀自己, 财大而气不粗, 钱多而不患身心浮肿病。 贵族既然有实力,便无须吹嘘,一吹嘘必遭嫉妒与抢劫。如鲁迅所言,猫是不叫 的,老鼠才吱吱叫。有力量的大象总是垂下耳朵,没有力量的兔子才把耳朵翘得 高高。具有贵族精神的人都不讲大话,一讲就俗。自尊是自身高贵人格的持守, 不是自我膨胀。暴发户才热中於自售与自吹。曾国藩治家八本中的一项是“立身 以不妄言为本” ,这是中国乡村士绅的精神,也是贵族精神。 (4)淡泊名利:贵族精神常常被说成是高贵精神、高尚精神,高雅精神,这 是对的。 所谓高贵、 高尚, 就是不在世俗世界里争名夺利, 与俗流浊流保持距离。 按中国人所说,叫做处污泥而不染,洁身自好。沈约的《高士赞》 ,他所界定的 高士,是隐士,也是贵族。其特点是“避世、避言” ,与世俗社会保持距离。他 说: “亦有哲人,独执高志。避世避言,不友不事。耻从污禄,靡惑守饵,心安 藜藿,口绝炮胾。 ”还说这种人“如金在沙,显然自异。犹玉在泥,涅而不缁。 ” 6 / 18 这种人和世俗的名利之徒完全不同。 “悠悠之徒,莫不攘袂而后进取,怒目而争 权利” ,而贵族精神天然地蔑视“悠悠之徒” ,以怒目争权夺利为耻。 欧洲的骑士是带长矛的为国王及公爵侯爵效命的次等贵族, 他们也形成一种 正义、 诚实、 慷慨, 崇拜贵妇人、 扶助弱者的精神传统, 与上述的贵族精神相通。 贵族除了具有普遍性的精神价值取向之外,在文学艺术中(贵族文学是贵族精神 的最重要载体)还凝聚了一些特殊的、纯粹的个性精神。这些精神,大约有以下 几种: 1.品格的高洁:如屈原的《橘颂》和普希金的大量诗作。 2.精神的雄健:如嵇康的《与山巨源绝交书》和拜伦投入希腊战场的诗化 行为语言及诗化文字语言。 3.心气的高傲:如屠格涅夫的代表作《父与子》人物巴扎洛夫的气质,表 现的是血液深处的一种不可征服的骄傲。 4.理想的卓越:如俄国坐牢二十年的贵族女诗人薇拉·妃格念尔的自传《俄 罗斯的寒夜》和其他十二月党人及其妻子的动人诗篇。 5.道德的完善:如托尔斯泰代表作《战争与和平》 、 《安娜·卡列尼娜》 、 《复 活》中的贵族男性主人公彼尔、列文、聂赫留道夫等所追求的道德目标。 6.艺术形式的精致:如我国南朝时代沈约对“四声八病”的界定和法国古 典主义对“三一律”的审美要求。 应当特别说明的是,我国的伟大小说《红楼梦》作为“兼美”的作品,它兼 有上述品德的高洁、精神的雄健、心气的高傲、理想的卓越和艺术的精致。从以 上的叙述,可以看出贵族精神是一种比平民精神更超越、更理想,更具形上意义 7 / 18 的精神存在。一九二三年,周作人在《自己的园地》中,对“五四”作了一次认 真的反省,他说不应当把贵族文学与平民文学加以对立。但认为平民文学只有经 受贵族文学的洗礼才能成为更高形态的文学。他还对两者作出定义,认为平民精 神是“求生”的精神,贵族精神是“求胜”的精神。所谓“求胜” ,就是寻求对 生存层面的超越,而进入对存在意义的把握,也就是跳出衣食住行的日常生存状 态而对诗意栖居的存在状态有所向往,有所追求,有所理想,有所梦。 三中国贵族精神的命运 中国历史经历了三个贵族时代:一是周朝的氏族贵族时代;二是两晋南北朝 的门阀贵族时代; 三是满清的部落贵族时代。 第一个贵族时代是典型的贵族时代; 时间是从西周初年(公元前 11 世纪到春秋中叶的前 6 世纪),周武王推翻商纣之 后进行大规模的分封,授予诸侯土地、爵位。其爵分公、侯、伯、子、男五等。 贵族的特点,一是有爵位;二是有姓氏,(姓为血缘标记,氏为姓的延伸),老百 姓无姓氏;三是有土地(分封之土);四是有兵车(军队)。我在深圳大学传播系讲 座时,有位教授补充说,还应增加一项:有祭祀的鼎器。 周代之前,夏朝商朝也有贵族,如伯夷、叔齐、箕子等,也包括周文王,都 是贵族。 但商朝还不算典型的贵族时代, 它没有分封。 到了周初大规模分封之后, 才形成贵族大时代。那时候,贵族讲究礼节、风度、仪表、谈吐,交往时以诗言 志言事,诗是日常交往的日用品, 《诗经》更是当时的道德文本,贵族身份的通 行证。晋平公所讲的“诗必类” ,便是所吟的诗章必须符合贵族的身份、礼仪和 贵族社交的氛围。可见,那时已形成贵族的自尊精神与游戏规则。可惜,这个时 代太多战争,诸侯之间战争频繁。 “春秋无义战” ,打到战国时剩下了七雄,最后 8 / 18 秦灭六国,以郡县制代替分封制,以代表皇帝权威的文官取代各地的诸侯,第一 个贵族时代便基本终结。项羽原想持守贵族制,但没有成功,汉高祖刘邦之后内 文帝、景帝、武帝均打击诸侯。贵族制度终於彻底瓦解。由於中国贵族制度过早 崩溃,所以没有形成贵族谱系,也没有形成欧洲式的强大的贵族精神系统。 到了晋代,贵族制度复辟,形成门第门阀贵族制度。在社会上大讲门第,大 讲血统,大讲出身。不同出身不可通婚,在文学上则大玩贵族,即大玩形式,大 玩声律,大玩辞采,为艺术而艺术,可惜犯了思想的贫血症。如果说第一个贵族 时代是被战争所瓦解,那么第二个贵族时代,则是被隋、唐的科举制度所瓦解。 科举制度不讲出身, 只讲才能, 不讲才性同, 只讲才性异。 人人在科场面前平等, 英雄莫问出处。这样就出现了“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的现象,社会动力从 上层转入下层。於是,相应地便产生“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的现 象。唐、宋、明,虽然也有宫廷贵族,但贵族时代已经终结。到了清代,出现满 清部落贵族统治,爵分二十七等。但最后被革命所摧毁。辛亥革命摧毁爱新觉罗 王朝的满清贵族政权。二十世纪的进一步革命,则连根拔,消灭了地主阶级和乡 村士绅。 由於中国没有形成贵族传统。便出现阿 Q 也作皇帝梦,刘邦、朱元璋也可 以当皇帝的现象,以及从苏秦开始的以“白衣卿相”取代世袭贵族的现象,这在 欧洲是不可思议的。 四贵族精神失落后的若干精神现象 (1)精神贵族的消失 在清代部落贵族时代,从《红楼梦》中可以看出, “贵”仍然是重要的社会 9 / 18 价值尺度。 薛宝钗在成立诗社时给贾宝玉起了一个别号(笔名), 叫做 “富贵闲人” 。 在贵族时代,富与贵的界限是很严格的。在中国人的观念中,富人要三代换血才 成为贵族。 《红楼梦》人物傅试,是个暴发户,他想由富变贵,便企图通过其妹 傅秋芳与贾家攀亲, 所以一直到二十三岁还未嫁出去。 曹雪芹天才地使用 “暴发” 这个与贵族全然不同的概念。有富有贵之后,如果还有闲,那就会使世俗贵族变 成精神贵族,贾府中的贾母、贾宝玉和大观园的诗人们都是精神贵族。二十世纪 再没有这样的精神贵族了。 (2)象牙之塔的瓦解 二十世纪富、贵、闲三者同归於尽,造成另外一种现象,就是象牙之塔的瓦 解。由於社会生活状态过於紧张,连逍遥——放任山水也不可能,因此,便造 成象牙之塔的崩溃。 “象牙之塔“一词是在鲁迅翻译廚川白村《出了象牙之塔》 后才出现的。鲁迅与廚川白村相通,是呼唤作家要走出象牙之塔而走向十字街头 去关怀社会,在当时的历史场合中这是极为宝贵的呼唤。但是,作家的社会关怀 与作家持守一个独立的、自由的、属於自己的精神空间并不矛盾。有这种空间才 有面壁写作的可能,才有阅读与思索的沉浸状态,才有精神价值创造品的精致。 但在二十世纪的大部分时间里, “象牙之塔”变成不合法的“罪恶之所” 。市场经 济发展之后,商业大厦更是取代象牙之塔。虽然象牙之塔可以合法存在,但是有 钱才有塔,象牙之塔已成为财主们掌控的对象。 (3)高级审美趣味的弱化 贵族精神成为负概念之后发生的另一大现象是下里巴人的审美趣味压倒阳 春白雪的审美趣味。 “下里巴人”的审美需求是应当尊重的,但如果把“阳春白 10 / 18 雪”视为负价值,就会发生趣味、情感、语言的鄙俗化。二十世纪发生大量的媚 俗现象,其中有一项是语言暴力的出现。 “批倒、批臭” , “踩上一万只脚”等口 号,叛徒、工贼、内奸、黑帮等帽子,都是语言暴力,但都变得习以为常。说话 声嘶力竭,连礼仪之邦的表面功夫都没有了。 (4)贵族精神的对立项痞子精神、流氓精神大肆泛滥 流氓痞子最不讲原则,既不讲社会原则,也不讲心灵原则。嵇康有一名言, 叫做“外不殊俗,内不失正” ,持守贵族精神原则,并不是蔑视世俗生活,但在 世俗生活中不可走邪门歪道,也不可越过道德边界。有所不为,有所敬畏,这才 是自尊精神。可惜这种精神也正在被遗忘。 (5)富了之后不知所措 富了之后,按照贵族精神的原则,应当往贵处提升,如孔子《论语·学而篇》 所说的应当“富而好学富而好礼” 。而不是相反方向:富而好色,富而好淫,富 而好赌,富而好利。富了之后意识到人格有贵贱之分,财富并不一定能带来人格 的高贵和生命的价值,这应是富人最重要的觉悟。西方富豪在二战之后有所反省 (这可能与犹太人在战争中的惨痛教训有关),因此,他们把大量财富投入社会精 神事业,把财富转化为艺术馆、博物馆和各种教育设施,富而乐於社会关怀,为 提高社会的精神趣味和精神境界作出重大贡献,这几年美国首富比尔·盖茨和巴 菲特的慷慨捐赠,正是一种从富向贵的极好的精神趋向。其实,在这之前,中国 著名的华侨领袖、 我故乡福建省的富豪陈嘉庚先生就把他的全部财富用於兴办厦 门大学、集美学校和各种教育设施,把闽南地区变成中国文化的重要摇篮,为中 国富人走向高贵树立了一个光辉的坐标。 11 / 18 二 OO 八年六月二日 香港城市大学 关於人文教育 作者:刘再复阅读次数:57 关於人文教育 刘:耀明兄约请我们写篇“高科技下的人文科学与人文教育”笔谈,我们不 如就这个问题讨论一下。你在《告别革命》和其他书籍中,多次表达一个观点, 说二十世纪是语言学的世纪和机器统治的世纪, 而二十一世纪则是教育学的世纪 和从机器统治下解放出来的世纪。因此新世纪的目光要移向教育,最重要的是要 把教育本身视为目的,而不是手段。 李:不错。我於一九九六年台湾版《我的哲学提纲》序言中曾说: “历史终 结日,教育开始时” ,并说明教育不应再成为实现其他事务的手段,如成为培育 资本社会所需要的各种专家、培育封建社会所需的士大夫的手段,而应当以自身 即以塑造人性本身、以充份实现个体潜能和身心健康本身为目的、为目标,并由 此而规范,而制约、而主宰工艺(科技)——社会结构与工具本体。 刘:这也可以说,教育不应以培育“生存技能”为目的,而应当以提高“生 命质量”和培育“生存意义”为目的。至少可以说,生存技能与职业技能是第二 目的,只有塑造人、塑造优秀人性本身,才是第一目的、根本目的。 李:中国传统(特别是儒学、孔子)是以“教育”——“学”为人生要义 和人性根本。那么甚么是“学” 。我在《论语今读》 “学而”第一章曾作这样的解 释: “本章开宗明义,概而言之: ‘学’者,学为人也。学为人而悦者,因人类即 12 / 18 本体所在, 认同本体, 悦也。 友朋来而乐, 可见此本体乃群居而非个体独存也” 。 在《论语》以及儒学中, “学”有广狭两义。狭义是指“行有余力则以学文”的 “学” ,即指学习及文献知识,相当於今天所说的读书研究,但就整个来说,孔 门更强调的是广义的“学” ,即德行优於知识,行为先於语言。我所说的“教育 学的世纪” ,就是教育应当返回到“学为人” 、 “德行优於知识”以塑造人性为根 本之古典之道。 刘:你的哲学思索在近年来不断走向精深,特别是因为你意识到现代和後现 代的精神危机,思索的重心也有所转移,这一点,能认真从你的著作中读出的人 恐怕不多。例如你刚刚所说的“人类即本体所在”的问题,也就是你的人类学历 史本体论,七、八十年代,你强调的是工具本体,而在《我的哲学提纲》之後, 特别是在《波斋新说》中,强调的则是情感本体、伦理本体。情感本体的塑造, 就是“人的自然化” ,即要求人回到自然所赋予人的多样性中去,使人从为生存 而制造出来的无所不在的权力—机器世界中挣脱和解放出来,以取得诗意生存, 取得非概念所能规范的对生存的自由享受。你所说的以教育为目的,也可以说, 就是以塑造情感本体、伦理本体的为目的。只有这种的塑造,才能走出权力—— 知识——语言, 才能从二十世纪的语言/权力统治中 (科技语言、 政治语言、 “语 言是家园”的哲学语言)解脱出来。 李:近年来我的思考重心虽然是情感本体,但是七十年代末与八十年代初, 我就预感到这一点。我在一九八一年发表的《论康德黑格尔哲学》中就说: “这 可能是唯物史观的未来发展方向之一:不仅是外部的生产结构,而且是人类内在 的心理结构问题, 可能日渐成为未来时代的焦点。 语言学是二十世纪哲学的中心, 13 / 18 教育学——研究人的全面生长和发展、形成和塑造的科学,可能成为未来社会 的最主要的中心科学。……这也许恰好是马克思当年期望的自然主义人本主义, 自然科学和人文科学成为同一科学的伟大观点。 ”这篇文章写於二十年前,那时 中国经济处於崩溃边缘,生产力遭到严重破坏,因此,我的思考重心不能不放在 “工具本体”作为“基础”的问题,但是我也预感到未来时代的焦点并非工具本 体问题。二十年来世界科技的迅猛发展,使我感到这个焦点已无可回避。教育面 临的最关键的问题乃是能否把人培育成为一种超机器、超生物、超工具的社会存 在物,而不是机器的奴隶和仅能使用工具的存在物。 刘:你的这些理论表述,归结到我们讨论的题目上来,也就是二十一世纪应 把人文教育作为教育的重心、教育的前提。教育当然也应当有知识教育,但应以 人文教育为前提。正如教育不会制造的学生,首先应使这个学生树立和平 利用原子能造福於人类的观念。塑造这一信念应是前提。钱穆先生用中国古代的 哲学语言,认为应培育学生有格天、格物、格心的能力,格天、格物都是人与自 然的关系,而格心则是人本身的心性。二十一世纪的教育可能回到以“格心”为 前提、为目的的中国古典传统。这一意思如果用史宾格勒之语言来表达,那就是 对人的第三进向即第三维度的培育应成为教育的主要目标。他在《西方的没落》 一书中说, 人除了宽度及长度 (世俗平面维度) 之外, 还需要有深度, 所谓深度, 就是第三维度,人文维度。他认为人之所以成为人,并非因为世俗的平面的生存 进向,而是由於其精神灵魂的立体存在空间。他作出一个结论: “深度的经验是 一个前提,许多由此衍生出来的事物,都须依此前提而定。 ”(《西方的没落》第 四章)我觉得,今天的教育部门,只有认识到人文教育乃是一切教育的前提,教 14 / 18 育才有希望。而建设一个现代新国家,也只有以人文科学为前提,这个国家才可 能属於新时代。 李:你刚才说不能以“生存技能”为教育的目的,这是对的。如果以此为目 的,就失去人文前提。前两年我和詹明信(F.Tameson)对话时就说到这一点, 教育不能狭义地理解为职业或技能方面的训练和获得。 教育的主要目的是培养人 如何在他们的日常生活、相互对待和社会交往活动中发展一种积极健康之心理。 现在我们还有五个工作日,身处农业和不发达地区的人们更承受着过量的工作。 如果有一天全球都实施了三天工作制,情况就会大不一样。到那个时候,人类会 做甚么呢?这是一个关系到我们的未来的严肃问题,教育课题会极为突出。也就 是说,到那个时候, “格心”的问题, “第三进向”的问题, “人的自然化”问题 就是显得格外突出。 刘:美国的大学在二战之後的一段时间很重视人文教育,大学的一、二年级 的基础课程,人文方面占有很大的比重。但是中学教育除了私立的教会学校具有 “德育”之外,其他中学似乎没有“德育”之维,只有知育与体育这两维。随着 高科技的发展和伴之而来的生存压力的加大, 学校的目光可能会重视 “生存技能” 的培育,德育之维可能还会进一步萎缩。 李:美国中学的这种趋向可能还会反映到大学中。以功利主义为主要基础的 现代高科技的飞速发展, 对人文教育的冲击是负面大於正面。 我对未来相当悲观。 人文教育、人交学科无论在基本观念、 “指导思想” 、格局安排、教材采用、教学 方面各方面都日渐沦为科技的殖民地。 人也越来越严重地成为一半机器一半动物 式的存在着。怎样办?不知道。作为人文工作者大概也只能发些空喊。 15 / 18 刘:尽管带有空喊性质,但我们还是要呐喊,要呜警钟。最近我从美国《国 际先驱论坛报》看到一则消息:座落於加州的高科技象徵地——硅谷,拥有全 美国最昂贵的房屋市场和全世界最集中的投资资金, 但也是美国贫富最为悬殊的 地方。例如,帕洛阿尔托的一间四房式小屋标价为二百二十万美元,最後却在激 烈的竞标下以三百二十万美元售出。 另外一间标价为四十九点五万美元的一房式 屋子则以七十五万美元成交。 与此相比的另一极状况则是许多非科技人员没有栖 身之所。在硅谷五名居民当中,就有两人无法负担平均每月一千七百美元租金的 两房式公寓。越来越多的教师、警员、消防员、抽佣的销售人员正在寻求无家可 归庇护所的服务。不少人每月付四百美元住在车房或睡在陌生人客厅地板上。加 州金融部门,把这些人称作隐形的贫困在职人员。硅谷的状况当然只是个极端的 例子,但它发出一种信号:高科技的发展正在改变人类的生活结构,它已造成巨 大的生存压力,并可能造成非科技部门与人员“无处栖身”的困境,其中当然包 括人文科学与人文教育人员。 我们姑且把高科技造成的生存压力和改变生态结构 的力量称作“硅谷效应” ,这种效应不仅影响美国,势必也会影响中国。 李:这种效应肯定有,而且会影响社会的各个层面。经济这一社会存在的力 量的确太强大。但是我们又不能认为马克思的“社会存在决定社会意识”是个绝 对真理,而应当承认社会心理、社会意识有其独立的性质,而且随着自由时间的 增大,物质生产受制约於精神生产这一面的可能性与现实性也愈趋明确,因此, 高科技的发展以及随之而来的科学至上、技术至上观念等等,也可以通过人文的 力量给予制约,将它规范在一定的限度内而不再任其无限膨胀。 刘:人文科学与人文教育的作用,正是在於建立规范,维持人类社会的基本 16 / 18 价值标准和伦理原则、心灵原则。高技术的发展本来是好事,但是,如果任其无 限膨胀也会带来灾难。例如复制人的现象( “克隆人” )如果任其发展,就可能改 变人类存在的基本形式和瓦解维系社会秩序的基本价值体系, 它对人类的挑衅可 能比、氢弹还要大。在中国,高科技事业虽然远不如美国发达,但是,它 也将影响未来中国的面貌,也将冲击人文教育。中国的人文教育将面临双重的压 挤,一面是原来就有的意识形态的压挤;一面则是高科技的压挤。用你的语言表 述,人文教育就要变成意识形态和高科技的双重殖民地。 李:面对高科技的发展,提出“科教兴国”的口号是好的。但是,不能把这 一口号当作斗争策略,只着眼於“国” ,不着眼於人。只着眼国力的强盛,就会 只顾技术,不顾教育,其实,真的要兴国,首先得兴人,用鲁迅的演说,便是先 立人而後立国。而立人的关键是人文教育。以往的人文教育的确受到意识形态的 冲击,人文教育的内容主要是意识形态的内容。在高科技的时代影子下,人文教 育可能更无栖身之所。这样看来,还真的会变成双重殖民地。 刘:中国的教育,无论是中学还是大学,都有“智育” 、 “体育” 、 “德育”三 个维度,这是好的。但是,上世纪下半叶在“德育”上,有一个大问题,就是以 意识形态的教育取代人文修养的教育。这里发生了一个目的的轮换,即以培养意 识形态的工具(政治工具)取代对优秀人性的塑造。同此, “德育”的内容便以 “政治立场” 、 “政治态度” 、 “唯物主义世界观”为重心,而忽视(甚至弃绝)人 类基本品格、 基本道德情感 (如同情心、 怜悯心等) 和人类的基本价值观念 (真、 善、美等)的教育。如果说,美国的教育是向职业功利偏斜的话,那么,中国则 是向“政治功利”偏斜。这种偏斜造成中学生和大学生(特别是理工科大学生) 17 / 18 的人文学养很低。如果我们要做一项测验,考察一下一个完成大学教育的中国理 工科大学生和一个法国中学毕业生的人文学养水平,我相信,中国大学生可能会 输。 李:只有体育、智育的教育,是以功利主义为基础,意识形态的教育,也是 以功利主义为基础。而人文教育恰恰不能是功利主义的。它要着眼於民族与人类 的长远前途。如果谈功利,那么文学艺术是最没有用的。但这种“无用之用” , 恰恰是百年大计。 刘:人本修养包括哲学、历史、宗教、伦理、法律等多方面的修养,而其中 有一项至关重要的是文学与艺术的修养。 我在北京的时候, 曾经呼吁过教材改革, 主要的意思是说,从小学、中学到大学,课本上的文学艺术内容实在是太片面、 太苍白了。所谓片面,就是太重意识形态化而“太不文学”和“太不艺术”了。 所谓苍白,就是只有很稀少的一些具有“人民性”的中国古代诗文和一些现当代 “进步”作家的作品及外国的一点可怜的文学点缀品,其他的全然不知。既不读 荷马、 但丁、 莎士比亚、 歌德、 陀斯妥耶夫斯基,也不读卡夫卡、加缪、福克纳, 至於达·芬奇、米该朗基罗、莫奈、梵高等的艺术,更是没有立足之地。说一句 不中听的话:大陆五十年的文学修养教育与艺术修养教育已经完全失败!除了中 文系和艺术系的大学毕业生外,其他科目的大学生,其文学艺术的修养,实在是 苍白到令人难以容忍的程度。写文章本来应当“温柔敦厚” ,但说到这里,我却 忍不住要用一句不敦厚的语言告诉读者, 我曾对着一些文学界之外的名人和相当 高级的干部谈文学,但总的感觉,是等於“对牛弹琴” 。 18 / 18

相关文章